太阳城娱乐,太阳城娱乐平台

切实改善民营企业营商环境
发布时间:2018-09-10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
【字体:

——访中央社会主义学院高端智库特约研究员、民建北京市委理论委副主任范笑天

“营商环境问题是一个基础性问题,这个问题不解决,民营企业本身再强健,也难以有如愿的发展势头。更为重要的是,缺少健康良好的营商环境,民营企业本身很难强健起来。”日前,中央社会主义学院高端智库特约研究员、民建北京市委理论委副主任范笑天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表示。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民营企业的发展也历经改革开放40周年,进入到新时代。范笑天认为,从客观来看,良好的营商环境对民营企业来说至关重要。进入新时代,民营企业对营商环境的期望值更高。但是,与不断提高的期望值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在营商环境建设和优化方面的努力尚显落后。“这不是国务院或有关政府部门发出若干意见,或是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处理几个民营企业产权案就能自动解决的,而是需要全社会共同努力。”

进一步深化政府职能转换进程

中国经济时报:政府职能的转换对优化营商环境至关重要。你认为,当前应从哪些方面让政府职能转换进一步深化?

范笑天:政府职能转化的根本就是要给社会和市场独立而完整的发展创造空间和机会,对民营企业发展而言,这种转换,应该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简政放权方面,即政府职能部门不能管得太多、管得太具体、管得太严。二是积极作为方面,政府职能部门要积极作为。

首先,在民营企业发展比较发达的地区(珠三角、长三角等),要对民营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的体制性、政策性障碍进行深入清理,特别重要的是,要强化政府职能部门的服务功能和督查功能。在民营企业发展比较迟缓的地区(如东北等),重点要放在积极作为方面,为清除各种体制性、政策性障碍制定出时间表,要有严格的工作业绩考核制度,对以任何方式阻碍民营企业发展的机构或个人进行严厉查处。

其次,对职能转换涉及到的民营企业发展的领域进行细分,就目标、任务、责任、义务和工作流程等,制定出详细的转换规划,引入民营企业和其他社会力量(媒体、专家学者、民主党派等)参与监督,就转换的实际效果进行评估,将其纳入工作业绩考核体系中。

再次,以中国企业协会或中国民间商会作为主发起单位,依照行政区划,在省级、地级和县级三个层次上,就民营企业发展的问题,对各级政府职能转换的绩效进行公开定期的评价,每次评价结果张榜公布,在全社会列出排行榜,发动全社会来监督各级政府职能转换的进展和问题,形成强大的督促效应。

进一步加强法律法规执行力度

中国经济时报:有法不依给民营企业发展带来很大困惑。你认为如何加强法律法规的执行力,进而更好地保护民营企业?

范笑天:有法不依的情况已经成为影响民营企业发展的重要障碍。要清除这种障碍,就要提升执法意识,强化执法能力。一方面,消除有法不依的现象,就加大对执法过程的监督,围绕着民营企业发展涉及到的法律法规执行情况,要有定期的清单公布,明确列出是哪些部门有法不依及其所造成的严重后果。还要有切实的责任追究制度,不但追究行政责任,还要追究法律责任。在这方面,民营企业要强化自身的法律保护意识和能力,要强化企业法务工作。

另一方面,对选择性执法现象要高度警惕,这种执法行为实际上是在破坏法律法规的权威性和公平性。民营企业要及时披露遭受选择性执法的情况,争取各方面的法律支援,要借用社会力量来阻止选择性执法现象,确保自身的合法权益和发展机会。

进一步营造公平竞争环境

中国经济时报:如何进一步为民营企业提供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

范笑天:长期以来,民营企业的不公平竞争待遇主要是源于国有企业享受到的特殊待遇(项目获取、融资便利等)。在很多领域,国进民退的现象依然存在,那些逐渐向民营企业开放的新产业领域,大部分民营企业进入比较困难。改善这一现象,为民营企业提供更加公平的竞争环境应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

一是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在一些产业领域制定出明确的开放时间表,重新定义竞争性产业、关乎国计民生的产业等,允许更多的民营企业进入。

二是在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时,要有明晰的法律和政策规定,保护处在弱势(股权和发言权)地位的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和利益,确保新进入的小股东的所有股东权利。

三是对损害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诉讼案例的立案、审理、判决和执行,必须公开化,谨防其他利益关联方以各种名义干预案件。对诉讼程序进行改革,引入社会监督力量全程旁听案件审理过程。

让政商关系更加明晰、可查

中国经济时报:你如何看待当前的政商关系?

范笑天:民营企业发展的一个重要瓶颈是政商关系不正常。这不仅仅是一个党风廉政问题,也不仅仅是一个企业人士的经营发展意识问题,可以具体归列为法律法规问题,要在这个层面上来确立政商关系正常化,政商关系的“清”与“亲”,要有法律法规作为基本依据,而法律法规的执行要以公开透明为抓手,以公开透明确保社会力量的便利监督。

一方面,让党政官员在与民营企业打交道时的约束更加明晰、可查,再配套以相应的处罚手段,建立起阻止政商关系不正常的刚性机制。另一方面,加快政务公开化、透明化的步伐。最大限度地杜绝政商交往被不正常因素所主导的空间和机会,将监督力量延伸到交往环节。最后,关于民营企业项目的获取、融资、法律纠纷等重大事项,建立涉事官员的零报告制度,及时向社会公布。(本报记者 王晶晶